200余批次假冒化妆品被停售 部分婴幼儿护肤品被检出激素

发布时间:2020-08-25 来源:南方都市报

“我在这家美容店以每瓶598元的价格购买了4瓶‘修复霜’。使用的时候效果很好,但一旦停用,面部就会干痒红热,到医院一查,发现得了激素依赖性皮炎……”日前,杭州余杭法院公开审理了一起美容院涉嫌销售伪劣产品案,受害人沈女士说起自己为祛痘而“毁容”的经历,懊悔不已。爱美人士每天都离不开化妆品,但选购化妆品一定要擦亮眼睛,远离假冒伪劣产品!今年1月以来,国家药监局等数次发布通告,叫停200余批次假冒化妆品销售。此外,河北、江西、陕西等省份的化妆品抽检公告显示,十余批次不合格化妆品被标示企业否认生产,也涉嫌假冒。认清这些假冒产品,可以帮助大家躲开一些化妆品消费陷阱。

假冒烫发液陡增,占比超过两成

今年以来,国家药监局先后四次发布通告,宣布停止销售标示名称为浩鑫染发膏(霜)等237批次假冒化妆品。此外,广东、四川等省药监部门也通报了11批次假冒化妆品,加上各地化妆品抽检公告中被标示企业否认生产的不合格产品,共有260批次假冒或涉嫌假冒化妆品浮出水面。

南都大数据研究院统计发现,染发类化妆品依旧是假冒化妆品的重灾区,占比超过六成。其中,不同色号的“浩鑫染发膏”共有12批次上榜,成为最突出的代表;标示“昌义汉邦”“特朗美”“怡美姿”“俪缇”“凯维斯”等品牌的染发膏也有多批次曝出假货。

与前两年显著不同的是,今年烫发类假冒产品陡然增多,占比超过两成,涉及“伟长利”“浩瀚”“景红达”“鑫姿”等品牌。

此外,与去年一样,假冒婴幼儿护肤品占比依旧占据第三位,值得引起关注。涉及品牌有“康婴健”“诺必行”“喜儿郎”“婴宝”等。

多批次婴幼儿护肤品检出激素

正如文章开头沈女士的遭遇一样,假冒化妆品最严重的问题是违法添加禁用物质,危及用妆者健康。今年以来药监部门通报的260批次假冒化妆品,仅23批次公布了不合格原因,其中13批次检出禁用物质,当中婴幼儿护肤品竟多达8批次!

根据《河北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关于267批次化妆品监督抽检结果的公告》,2批次“康嬰健®婴儿山茶油维E润肤霜”、1批次“康嬰健®婴儿热痱舒缓凝胶”、1批次“康嬰健®婴儿紫草膏”被检出含有糖皮质激素地塞米松。糖皮质激素号称“皮肤鸦片”,它短时间内能帮助肌肤实现美白、嫩肤,但容易上瘾依赖,属化妆品严禁添加的成分。长期使用含此类成分的化妆品,会使色素沉着、皮肤萎缩、变薄、变黑,部分消费者停用后还会产生激素依赖性皮炎,变成皮肤慢性中毒的“激素脸”。

《江西省药品监督管理局2020年第1期化妆品监督抽检信息公告》中,2批次“诺必行®婴宝护肤霜”则分别被检出禁用物质恩诺沙星、咪康唑、酮康唑。这些全是抗生素,属于处方药,需要在医生指导下使用。人体若长期接触含抗生素的化妆品,则易引起接触性皮炎、抗生素过敏等症状,产生耐药性。药物残留还可能导致中毒、过敏反应等。

6款染发膏连续三年查出假货

数据比对发现,官方今年通报的260批次假冒化妆品,很多都似曾相识。其中,“昌义汉邦染发膏(自然黑色)”“千恋染发膏(自然黑)”“发彩染发膏”“首邦炫彩染发膏”等6款染发膏更是连续三年出现在假冒名单中。消费者如果见到这些品牌的产品,一定要多留个心眼。

12批次假货来自母婴店、药店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假冒化妆品的销售场所。在260批次假冒化妆品的通告中,有23批次公布了被抽样单位,其中7批次来自母婴用品店,占比超过三成;在药店、化妆品店、商场超市销售的各有5批次;还有1批次来自美容店。

药店在其中扮演的角色耐人寻味。例如,6月,在《广东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关于停止销售7批次假冒化妆品的通告》中,就有5批次产品来自药店。两家药店分别是广州养和医药连锁股份有限公司西丽分店和佛山市新乐医药有限公司三水芦苞分店。

特别关注

百雀羚和舒肤佳被假冒

在假冒化妆品的名单中,也出现了经典大牌的名字。例如,今年2月,《国家药监局关于停止销售标示名称为浩鑫染发膏(霜)等76批次假冒化妆品的通告(2020年第12号)》中,“百雀羚®水润保湿霜(营养滋润)”(标示批号:5V02DR12 标示生产日期:2021/12/1)赫然在列。

在《陕西省化妆品质量公告(2020第1期,总第2期)》中,1批次“舒肤佳健康柔肤系列芦荟水润呵护沐浴露”(规格:200毫升/瓶 标示批号/生产日期:80831864FA)被检出不合格。该批次样品在西安民乐好又多购物广场被抽检,不合格原因为“甲基氯异噻唑啉酮和甲基异噻唑啉酮与氯化镁及硝酸镁的混合物”,即防腐剂超标。事后,天津宝洁工业有限公司认定该产品为假冒。

(责任编辑:xfzbd1)